生与死的较量

发布人:奇趣统计官网发布时间:2010/12/2
    2010年11月29日下午4时50分,一阵阵急促的救护车鸣笛声在河南宏力医院院内响起。紧接着一位胸部刀刺伤的少年男性从救护车上被急匆匆的抬入急诊科。
    也就在这时,伤者突然出现神志不清、呼之不应、脉搏触不到、血压测不出,瞳孔开始散大。医学常识告诉人们:此人伤情凶险而严重,生命垂危——已发生心跳、呼吸骤停,如不紧急正确抢救就会即刻死亡。从医学角度来看,一旦发生心跳骤停,大脑缺血、缺氧的耐受时限只有四分钟;否则后果就是脑死亡、植物人。没有别的选择,只有马上抢救。急诊科主任、护士长一边紧急组织人员投入抢救,一边进行心肺脑复苏、胸外心脏按压、气管插管、呼吸机支撑呼吸、快速建立静脉输液通路、输注各种急救药物、血液、血浆。同时做心包穿刺,当即抽出100ml暗红色血液,伤者的心跳开始慢慢复苏了,血压也渐渐升至70mmHg。这时接到急救通知的心脏外科徐向明和周成运主任一路跑步赶到了急诊科。见此状况,经过了解和查看伤情,马上意识到伤者系心脏穿通伤,心包积血,急性心包填塞。按常理应该马上转入手术室进行开胸手术治疗,修补心脏伤口。但考虑到伤者心脏骤停刚刚复苏过来,伤势严重,且不稳定,如果转运手术室,在搬运、转送过程中随时有可能再次发生心脏骤停,后果不堪设想。
    时间就是生命,伤情就是命令,争分夺秒,分秒必争。徐向明当即决定在急诊科就地现场开胸手术抢救,并由他自己担任现场抢救总指挥,马上通知手术室、麻醉科、重症监护病房(ICU)、输血科……快速做好各自的现场抢救工作准备。这时身旁的同事悄声告诉他:“家属还未赶到,也没有手术告知签字。”徐向明毫不迟疑的回答:“生命权高于知情权。时间紧急,刻不容缓,一分一秒也不能耽误,马上就地手术。周主任上手术,我现场指挥。”话音刚落,手术室护士长抱着手术器械赶来了,麻醉科主任提着急救箱赶来了,ICU医生赶来了,医务部主任也赶来了,血液、血浆及血液制品送来了。不由分说,在场的所有人员在徐向明的指挥下统一行动,步调一致,迅速到位,马上进入了床旁开胸手术抢救的“紧急状态”——大碗大碗的消毒液泼向患者胸部、铺手术巾、切开皮肤快速进入胸腔,当打开心包时一股暗红色血流喷涌而出,顿时整个胸腔变成了血的汪洋。右心室前壁有一1.0cm的伤口随着心跳在不停的喷血。主刀医生周成运神情镇定、动作娴熟,先用手指堵住心脏伤口,止住出血,然后快速输血、血浆补充血容量、纠正失血性休克,使血压上升至80mmHg,待情况稍微稳定后用缝合针线敏捷准确地缝住了心脏伤口,止住了喷血,清理心包积血,安顿胸腔引流,依次关胸缝合刀口……
    经过一个小时的紧张、激烈、惊心动魄的现场开胸手术抢救,伤者的血压升至110mmHg、心率90次/分、氧饱和度99%,尿量正常,瞳孔恢复至正常,伤者得救了。随后转入ICU做进一步治疗。当天晚上10点伤者四肢开始自主活动,慢慢睁开了眼睛,恢复了意识。三天后从ICU转入心脏外科病房。目前伤者已痊愈,恢复了正常生活,康复出院。
    这是一台在急诊科就地床旁急诊开胸、修补破裂心脏的特殊手术,是一场多学科、多专业、有领导、有组织、统一指挥、步调一致、密切配合抢救垂危生命的“集团军战役”,更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这场生与死的较量既充分展示了河南宏力医院医护人员高尚的医风、过硬的医术、优秀的专业素质、良好的团队协作精神,也体现了河南宏力医院接应、处理各种突发、复杂事件的整体应急能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